舌...舌头啊~~ 要坏掉了~





有血有泪啊

世间便当传说! (炸

昨天和KEN去卡店逛了一圈

作为陪同者我也淘了不少好东西

然后就和KEN出去吃晚饭

KEN说他家附近有一个叫[巴国布衣]的店

听名字,估计是四川餐馆

坏KA天性喜欢吃火锅

所以就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去吃

然后跑到店里面

总觉得这个店有些家徒四壁

火锅店嘛,墙壁应该用温暖颜色比较好

但是

这店怎么是用灰色+白色做基调的...

而且天花板根本就没有装修过呀!

看! 我头的正上方有一个红色的水管哦! (指

算了, 吐槽伤脑残细胞

就不吐了

然后我们开始点菜,并等菜了

10分钟经过...


东西没有来,我等






30分钟经过...


东西还没有来...

再等我就脑残了!


然后我跑到前台, 问掌柜的怎么回事

掌柜的回: 刚才电脑死机了,所以不好意思...

此话很中肯,但是我还是没有发现我在纸上定菜和收钱的柜台有什么直接关系

估计这就是[CHAIN REACTION] 连锁反应?! 

不过更加有趣的是,

我们邻桌来得比我们晚,上得比我们快多了...

算了...人比人 比死人

之后火锅上来了....

KEN看到我定的蘸料是麻辣的

而且红中显有黑色,

用千某人的话来说:


>>>在日光燈下反射出光澤,如同地獄的紅寶石鮮艷


恩,差不多那个样子(真猎奇乱入


我把持鸳鸯锅的红端, KEN把守白端.

这就是红白演唱会? (茶

我把羊肉从火红的辣半边撩出

吹了吹 蘸了蘸酱

一口吃下去....


"恩~不辣嘛~~怎么是苦的?"







当我还对KEN笑的时候

我的舌头承受着生来吃过最辣的刺激

"啊.....舌....舌头啊!!!!!!"

说是迟,那是快

刚才还觉得不辣的辣酱,正在以疯狂的速度破坏我的舌细胞

"水....水...."

我拿起杯子往嘴巴里灌.

结果一热一冷的反差反而使得舌头痛苦加成.

看我疯狂罐水,

KEN也在旁边大笑水皮*       (广东话: 差劲

休息了5分钟

继续做战

舌头开始适应辣味了

不过遗憾的是....

舌头是被刚才那个辣酱麻痹了...

所以之后吃再辣的东西

都只能吃出是不是咸的.. 是不是甜的...

再过了吃辣的关口,我们也要面对一个大难题:



感觉着逐渐撑足的肚子

辽望桌子,一览众盘小..

我们是否能将这些东西全吃完...还是一个大疑问

吃到最后,没办法,只好手机叫KEN的表弟--JANNSON 出来一起吃...

KEN------ 增援 [呼朋唤友来吃]

我 ----------战士生还 [吃饱了,拉起来继续吃]

JANNSON-------贪欲之壶 [ 刚吃完饭,就被叫出来吃..]

通过3人的努力

终于将所有东西全部干掉

这个时候突然臀部一阵收缩....



不管三七二十一

厕所先!

结果待在里面20分钟才出来

我想起了母亲大人的教诲

"吃太辣的东西,小心拉不出[哔---]"

我的菊X愈发地滚烫

吃了辣就要报复吗...这店面太恐怖了! (喂


于是坏KA去领便当了 (打住啊!!







这和量没有关系...这和辣度有关啊 (误很大


便当无罪, 路人有功




富奸情况报告


[每周一卡:死亡骆驼] 未补完
[SIDE的组合以及使用教程] 未补完
[双重教程] 未补完

拖欠CN 3份教程帖...估计是福建掉算了

贺图福建情况:

空之境界 200000HITS 图

估计要周2,周3才有了,请耐心等待吧! (远目



坏KA言:
透过叹息之墙,我看到催稿党正向我招手。
不要过来!不要过来!我拼命阻挡,却无能为力。
鲜血洒在纸上化作禁断的文字,封印已久的篇章即将开启。 





相信大家都够侵纯了

今天就不喊口号了

大家慢慢被侵蚀吧 (无误!



まにあわせ
糟糕等级 LV1
后宫



やきもち桜のもちつきうさぎ
糟糕等级 LV1
好小一本啊...



ヤサシイウタ
糟糕等级: LV1
纯爱


东西再次丢GGB了


地址:

点我


吃辣出了一身汗啊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limak 的頭像
ellimak

誓约命运的胜利黄金剑

ellim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