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有成竹的小金殿







前言:


本文转自雷骑士1985的BLOG

-- 趴趴熊的城堡

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走访 雷骑士的BLOG

地址: 

>><< 




前回提要:


迷茫地袒护, 迷茫地包庇.

这样的觉悟真的比自首要来得大吗?

昭夫将何去何从?








回到家后,纸板箱的处理先令昭夫感到了头痛。箱子里沾有少女的排泄物,可也不能简简单单地扔到外面。焚烧是一种办法,不过在这种时间生火反而会被人举报。

    院子里的黑色塑料袋依然原样放在那儿,昭夫一边收拾一边在脑中抱怨着妻子连这点事都不替自己收拾。他把纸板箱塞到里面,进了家门。


    从走廊上拉开政惠房间的拉门,里面漆黑一片,政惠似乎已经盖上被子睡觉了。


    昭夫打开壁橱上方的小柜,这里不必担心会被政惠擅自开启。他把塑料袋放到里面,轻轻地关上厨门,政惠那边没发出任何动静。


    离开房间后,他发现自己身上散发着一股臭味,那是搬动少女时沾上的。他走到盥洗室脱下衣服,一股脑儿地塞进了洗衣机,顺便冲了个淋浴。可无论怎么用肥皂搓洗,总觉得异臭仍然残留着。


    到卧室换完衣服后,他回到了饭厅。八重子在桌上摆好了玻璃杯和罐装啤酒,从超市买的菜也搁在了盘子里,看来已经用微波炉加热过了。


   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昭夫问。


    “我想你也累了,再说晚饭也没吃吧?”


    “我没食欲。”这么说着,他还是打开了罐装啤酒。他想至少也让自己醉上一场,哪怕今晚即使大醉酩酊也无法入睡——


    厨房里传来菜刀切东西的声音。


    “你在干什么?”


    然而八重子并没有回答。昭夫站起身,朝厨房看了看,烹饪台上放着一只碗,里面是肉糜。


    “三更半夜的你要弄什么?”昭夫又问了一遍。


    “他说肚子饿了。”


    “饿了?”


    “刚才直巳下来了,然后……”接下来的话变得含糊不清。


    昭夫感到自己脸上的肌肉在抽搐。


    “他还说肚子饿?干了那样的事,让父母承担了如此的痛苦……”


    他大喘了口气,摇了摇头,走向房门。


    “等等,你别去!”八重子急忙叫住他,“这也没办法啊,他这么年轻,从白天起就什么也没吃,肚子饿很正常。”


    “我可一点食欲都没有。”


    “我也一样啊,可他还是个孩子,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。”


    “所以我要让他知道。”


    “也不用赶在这会儿。”八重子抓住昭夫的胳膊,“等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也可以吧?他也是受了打击的,并不是无知无觉,所以之前才一直没提肚子饿的事儿。”


    “他没提是因为不想听到我的指责,所以看到我出去了,觉得机会来了,就来告诉你。他如果真的在反省,为什么不下楼?为什么还缩在房间里?”


    “孩子想避开父亲的责骂是很自然的,总之今晚你先忍忍,往后我会好好说他的。”


    “你说了他会听吗?”


    “可能不听,但你现在去骂他也无济于事啊。责备他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眼前要考虑的是怎样保护他。”


    “你满脑子都是怎么保护他?”


    “难道不可以吗?我已经决定无论何时都要站在孩子这边,不管他做了什么,我都要保护他,哪怕他成了杀人犯。请你今晚就放过他吧,拜托了,求求你了。”


    八重子的泪流过脸颊,印下两道痕迹,她圆睁的双目充着血。


    看到妻子扭曲的表情,昭夫的怒气消退了,取而代之的是在心中逐渐扩散的空虚感。


    “把手放开。”


    “我不,因为你……”


    “叫你放开就放开,我不会上楼的。”


    八重子目光呆滞地半张着嘴。


    “真的?”


    “是真的,好了,你就给他做汉堡肉饼什么的吧。”


    昭夫甩开八重子的手,坐回到餐桌上,一下把玻璃杯中的啤酒喝了个精光。


    八重子松了口气,回厨房继续切她的蔬菜。望着专心于挥动菜刀的妻子,昭夫想,或许她不做些什么的话就无法保持正常的神智吧。


    “你也给自己做点,”昭夫道,“既然弄了,就一块儿吃吧。”


    “我不用了。”


    “别罗嗦了,你也得吃。接下来又不知何时才能安心地吃上一顿饭了,我也一起来,没食欲也得硬吃。”


    八重子走出了厨房。


    “他爸……”


    “明天会很难熬的,得补充好体力。”


    对他的话,八重子神色认真地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
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limak 的頭像
ellimak

誓约命运的胜利黄金剑

ellim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